中國日報網12月18日電(遠達)一如各界所預料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領導的自民黨,在12月14日的眾議院選舉中勝出,連同盟友公明黨繼續保持國會三分之二的絕對優勢;但自民黨卻從選前的295席掉到291席,公明黨則從選前的31席增加到35席。最大在野黨民主黨從選前的62席增加到73席,可是無法達到目標的100席。最大的贏家屬於日本共產黨,從選前的八席增加到21席。
  《聯合早報》12月18日發表社論稱,選舉勝利讓安倍的首相任期,從僅剩兩年延長多兩年至2018年;並且也抑制黨內其他派系對首相寶座的覬覦。這對於落實他所提出的“安倍經濟學”,要提振日本經濟,有正面積極的作用。然而,低落的投票率——只有52.7%,是二戰以來最低的紀錄——意味著選民對安倍政府的授權相對有限。日共意外的勝利,顯示了反對的民意其實也沒有太多的選擇。
  共同社在選後兩天所做的民調發現,認可安倍內閣表現的民眾只有46.9%,比10月的民調下滑了1.2個百分點;不認可的民眾則上升了5.1個百分點,達45.3%。儘管安倍把選舉結果視為對“安倍經濟學”的信任投票,高達62.8%的民眾卻不認為他的政策能改善經濟,只有27.3%持正面看法。此外,55.1%的民眾不支持安倍的國防和安全政策,只有33.6%表示支持。
  “安倍經濟學”的三支箭——更大膽的金融政策、財政政策和體制改革——至今已經射出了兩支,政府通過量化寬鬆政策、增加公共開支、日幣貶值、2%的通貨膨脹率目標等,來刺激股市和出口,企圖藉此帶動消費。雖然出口確實因日幣貶值而有所增長,消費稅從5%提高到8%,以及入口成本的增加,都打擊了國內經濟活力,導致第三季經濟萎縮了1.9%。日本中央銀行15日公佈的“短觀”數據也表明,製造商對前景更為看淡。
  對此,經濟學界的普遍共識是,振興日本經濟的主要動力,必須來自體制改革,也就是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支箭。日本的國債在2013年已經高達10.46萬億美元,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227%——歐元區爆發主權債務危機時,最嚴重的希腊,國債僅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25%。安倍提高消費稅,正是要應對這一挑戰。但原本在明年4月把消費稅從8%再提高到10%的計劃,因為消費需求趨軟而展延18個月。
  人口老齡化,是日本面對的另一個長期挑戰。65歲或以上的日本人,已經占總人口近26%。無論是勞動力的減少、消費市場的萎縮、醫療福利開支的增加等,都會威脅日本的國際競爭力。要給國內勞動市場鬆綁,對外國資本和人力開放,卻必須面對既得利益者的巨大阻力。勝選為安倍爭取多兩年的改革時間,儘管未必足夠,卻還是值得珍惜的寶貴機遇。
  讓人擔憂的是,在經濟改革之外,安倍念茲在茲的,還有修改和平憲法的政治目標。從他的出身背景與從政經歷觀察,顛覆美國強加於日本的政治枷鎖,恢復“正常國家”地位,是安倍的政治信仰。因此,不顧中、韓等亞洲鄰國反對,以首相身份參拜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;否認日本逼迫殖民地婦女當軍妓(慰安婦)的歷史;解除集體自衛權的限制等等,均可能是他接下來會繼續做的事。
  果真如此,那勢必將分散日本政府復興經濟的努力,在國內增加無謂的政治紛擾,在國際製造區域緊張。結合投票率及民調等數據觀察,本次選舉帶給安倍的政治資本並不多。就算全數用在推動經濟體制改革上面,也不盡然夠用,更遑論浪費在政治與外交課題上面了。從日本乃至本區域的共同利益出發,人們只能祈願安倍意識到自己的當務之急。
  (編輯:王輝)  (原標題:外媒:安倍的當務之急 - 中文國際 - 中國日報網)
創作者介紹

canada

ni53nisx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